1. <form class="pv1sd"><big class="pv1sd"><b class="pv1sd"></b></big></form>
    <ins class="t08uam"><dl class="t08uam"><big class="t08uam"></big></dl></ins>

  • <dir class="wp6"><code class="wp6"><center class="wp6"></center></code></dir>

    <label class="cl874xn"><i class="cl874xn"><center class="cl874xn"></center></i></label>
    南洋華僑的捐款竟然支撐起了抗戰三分之一的軍費
    趣歷史 2015-09-05 09:31:59

      “九一八,老百姓遭了殃……”“打倒日本帝國主義,爭取中華民族的曙光。”6月6日,在緬甸仰光的兩位八旬老人趙振恒、馬振宏頂著40攝氏度的高溫,穿過唐人街來到緬甸廣東工商總會。已經在該國多年的他們,用流利的粵語講起抗戰時期的親身經歷,唱起了逃難和募捐時唱過的“流亡三部曲”。正是如此深刻的家仇國恨,令當年只是年幼學生的他們,便開始了為中國抗戰捐款捐物。

      這是千萬海外華人華僑支援中國抗戰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據當時的國民政府統計,抗戰期間的華僑義捐和僑匯達當時的國幣13億元,占中國軍費的1/3。另外,加上其他途徑的捐款捐物,華僑貢獻共約國幣50億元。這不僅僅是錢是物,更是灼熱的赤子心、赤子情。周恩來就曾為秘魯華僑的捐款事跡題詞:“萬里外六千僑胞統籌債捐達二百萬秘幣,是僑胞之模范,是抗戰之光榮。”

      多個僑團變賣會館捐款

      在上世紀上半葉,華僑們在異邦為生活而打拼時,感情仍牢牢地扎根在故鄉大地。在祖國有危難的時候,他們的千絲情便化為了萬鈞雷。從1931年起,抗日救亡運動席卷了海外華僑社會的每一個角落。如馬來西亞“馬華巡回劇團”深入城鄉演出勸捐,他們高唱:“你一角,我一角,涓涓滴滴積成江河變成怒濤……買子彈,買槍炮,趕走強盜,誓把中國保……”

      據美國舊金山廣東銀行經理公布的數據顯示:自1932年淞滬會戰爆發后,僅20多天的時間,當地華僑已電匯100萬美元給十九路軍。

      而在全球,有多個僑團會館變賣了會館房屋,用于捐款或購買抗戰公債。華僑人數較少的新西蘭籌款32萬英鎊,屬華僑當中人均最高的地區。僑胞人數分別僅為35人和40人的玻利維亞和海地,也分別捐款3560美元和3840美元。

      僑領和華人企業家是各僑團華社的中堅骨干,在捐獻和認購愛國公債方面是義不容辭的帶頭人。東南亞華僑商人胡文虎在1941年前就已捐500萬元國幣以上,是僑領中個人捐款數額最大的。另外,泰國陳守明,新加坡陳六使和陳文確兄弟,馬來西亞陳棉生、陳永,印尼僑領丘元榮等捐款數額也很大。

      菲律賓的著名僑領李清泉,抱病領導華僑國難后援會,為十九路軍匯來巨款慰問,還捐購15架飛機。后來,他因勞累過度而去世,臨終遺囑再捐出10萬美元。他的好友及僑團聞訊后,為繼承他的遺志又籌資40萬美元。

      抗戰不停止月捐就不斷

      華僑們認識到,抗日戰爭必然是十分艱苦的持久戰,只有長期的、持續不斷的捐款,才能達到打敗侵略者、光復國土的目的。于是,各地僑團不約而同地開展月捐活動,馬來西亞檳榔嶼華僑籌賑會發表的《勸募長期月捐宣言》當中說:“抗戰一日不停,我們的月捐就不斷繳下去,直到民族得解放為止。”

      月捐是由大家按自己能力認捐,逐月交納,一般來說是按月薪10%的額度,基本是“個個要捐”。古巴、巴拿馬的僑團都規定18歲以上華人就要加入月捐,而企業主、商販可以貨代幣。

      南僑總會統計,華僑抗日捐款80%以上來自于月捐。正如《華僑先鋒》雜志中所說:“是由那些日夜在油煙蒸沸的餐館廚房、泳衣館、農場和各個工廠、商店里的僑胞,捐集而來。”

      1938年9月,新加坡8000名人力車夫通過決議:每日每車捐資,每月每人再捐。當時的《星島日報》(香港)報道稱:“人力車夫是華僑社會的無產者,所得尚不足贍養家室。然而從祖國神圣抗戰以來,愛國之殷,絕不后人,捐款購債,頗為努力。”

      除了月捐,華僑們還有其他各種募捐方式。新加坡僑校學生聯合會為籌款制定“節約條”,包括節約日常牛奶、餅干和飯菜費用,連襪子也要省去。還有“南僑總會”發起賣花捐,那時大街小巷都響起賣花聲:“買了花,救國家!”僑胞們都以襟上插花為榮。


      不顧個人溫飽為國捐錢

      華人華僑固然有巨商富人,但絕大多數還是掙扎在低層的勞苦階層。在東南亞,他們多是小販雜役;在歐美,他們多是廚師、洗衣工;在南美,他們多是農場苦力。這些華僑們在自己溫飽尚未解決的情況下,卻為中國和民族的安危,作出了可歌可泣的奉獻。

      澳大利亞一位古稀老華僑,將準備養老的積蓄全部捐出。他說:“貢獻祖國,無上光榮,死可瞑目矣。”緬甸仰光的女僑胞葉秋蓮,將其所有首飾及兩處家產的拍賣所得全部捐出,自己則入寺為尼。她說:“只要祖國戰勝,我自己餓死是不妨的。”

      印尼華僑馬細旦是傷殘人士,只能以手代步,艱難度日。當他知悉國內同胞慘遭日軍蹂躪的消息時,熱血涌上心頭,每日爬至市區中心,“乞錢為祖國難民請命”,僑胞見者無不獻金,而其所乞得的金錢全都交給了華僑慈善會。

      印尼粵籍華僑劉長英把自己的兒子送回國,參加抗日空軍。兒子在戰斗中犧牲后,他又將撫恤金全部捐為抗戰軍費。子是抗日英雄,父是救國義士,其愛國精神感人至深。

      捐物小到衣被大到飛機

      除了錢之外,僑胞們還捐獻了大量的物品,從飛機、坦克、貨車到被服、藥品等,緩解了抗戰時期祖國戰略物資和民用物資緊缺的狀況。

      僑胞們還專門發起支援八路軍的“援八行動”。法國里昂200多位以小商販為主的僑胞,節衣縮食籌得1.3萬法郎,為共產黨領導的華北抗日軍隊購買防毒面具。

      南洋惠僑救鄉會多次通過宋慶齡給曾生率領的惠、東、寶等地的人民抗日游擊總隊送去大量物資。旅居泰國、新加坡和越南等地的僑胞220多人,組成瓊崖華僑回鄉服務團,乘坐小劃船沖破日軍巡邏艇的封鎖,把一批批藥品和被服等物資運到海南島。

      昂貴的飛機也是僑胞們捐贈的重點。據任貴祥、劉維開等專家分析,從1937年到1942年,全球華僑捐贈的飛機就有217架。另外,他們捐獻的坦克也足以武裝1個坦克團,直接增強了祖國的抗戰力量。

      1942年,美國俄勒岡州華僑救國統一會籌款后,加上爭取到美國支持,買了3架戰斗機,命名為“民族”“民權”“民生”,供中國用來訓練航空生。

      菲律賓華僑為祖國獻機情形更為熱烈,除了一般僑團商會獻機外,還有華僑莊東里個人獨捐飛機一架,僑校中小學生也集資捐“學生號”飛機一架,華僑婦女捐“婦女號”飛機一架,連馬尼拉屠宰業的華僑和小雜貨店店員亦集資各獻機一架,合計下來,菲律賓華僑共捐飛機50架。

      在大洋彼岸,美國加利福尼亞華僑募款購買軍用運輸機8架,命名為“北加州華僑精神號”獻給祖國。斐濟群島僅有華僑2000人,也為祖國獻機3架。

      車輛,也是祖國抗戰必不可少的戰略物資。在抗戰前3年,華僑捐贈的汽車、卡車、救護車達1000多輛。1939年春,滇緬公路這條險峻的高原運輸線重新開放,馬來西亞華僑籌賑會和緬甸僑胞分別贈購卡車100輛和150輛。另外,美洲僑胞捐獻救護車200輛,南僑總會捐獻卡車200輛及其他物資。

      “我媽媽白天要維持生計,照顧孩子,晚上就借著弱光,為中國抗日將士縫制棉衣,再交到僑團運回祖國。這是媽媽給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。”緬甸老華僑馬振宏告訴我們,他永生都難忘這個記憶中的片段。

    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推薦中…

    24小時熱文

    換一換

    最新更新

    • 人物
    • 解密
    • 戰史
    • 野史
    • 文史
    • 文化

    最新排行

    • 點擊排行
    • 圖庫排行
    • 專題排行

    精彩推薦

    圖說世界

    換一換
    平特王日报大全图今天